小流光与装逼玉虚、十三

尼丨玛丨波。

开篇请先让我爆个粗,因为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表达此刻突然想起往事的复杂心情。

是的,这回的主角是那个嘲讽技能MAX但是就是不要脸不承认的人虚哥。

很久以前小流光就意识到,自己的路痴,是治不好了,于是每当游历和领地战完了领奖励的时候都是赖着圣堂爹的鸟。然而,小流光已然被圣堂爹放养很久,根本不可能再指望他的破鸟。小流光只好麻烦穿云同志。

很不巧,是虚哥上的号。

很不巧,虚哥还答应帮忙。

很不巧,领地战有两个点要去。

很不巧,虚哥开始嘲讽了。

虚哥:还有一个点。

小流光:哈?哪?

虚哥:……你烦死了。

这只是开端,后来才知道这句对小流光造成100000000000000000伤害的随便一句只是小菜,真的混熟了,那完全就是用嘴炮,杀死你,不算他的。

合服之后小流光哀伤的看着自己掉落的排名,一回头就遇见了虚哥,一身日轮金闪瞎小流光穷逼狗眼

他想了想,决定打个招呼,

小流光:装逼你这身好丑。

虚哥:咦路痴你怎么在这,不好意思,太丑没看见你。

小流光(忍):你这身好丑。

虚哥:哦。

小流光:说好的不会嘲讽呢。

虚哥:我确实不会嘲讽啊。

小流光:装逼,做人要诚实面对自己。

虚哥:我当然要面对自己,难道面对你么,我还要吃饭的。

小流光(摸着脸陷入了思考):不对啊,我的脸挺下饭的。

虚哥:确实,猪头肉也下饭,是吧猪头肉。

小流光:等下我不是…

虚哥:不是什么,猪头肉?

小流光:我不是猪头肉。

虚哥:哦,好的猪头肉。

小流光:我不是……泥煤啊我干嘛按你的思路说话了?!

虚哥:因为你是猪头肉啊。

小流光:……

这还没完了,因为又是一周,领地战。

虚哥相当自觉的找小流光组队并且要召唤他去领东西,果然没好事啊!!!无事献殷勤真的是老祖宗留下的真理啊!!!

领了一个点,另一个点小流光以为会是虚哥开穿云同志的号召唤他过去,然而并没有。

虚哥(望天):我没召唤CD了

小流光:那要不你告诉我在那,我自己待会去吧。

虚哥:可是我不确定待会会不会有哦。

小流光(陷入了思考):额……

虚哥(骑上大雕):来,承认你是猪头肉,我就带你飞过去。

小流光(挣扎):我不是……

虚哥:说不说啊,不说我就直接走了,我可是很忙的。

小流光(挣扎失败):……我是猪头肉。

虚哥:嗯,乖。

啊啊啊,节操啊!!!下限啊!!!麻麻对不起你们啊!!!

(路痴)小流光坐着虚哥的大雕,头一回觉得这破鸟真是一个烦,有鸟了不起啊(╯‵□′)╯︵┴─┴

到了地方领完东西,小流光意外发现自己的师傅就在屁股后边,虽然对圣堂爹的放生十分不满,但在被虚哥欺压的情况下 ,看到了爹,就是看到了亲人。他站在圣堂爹面前,酝酿着感人的重逢语,结果

圣堂爹:孽障。

小流光(不酝酿了):师傅(≧▽≦)!!!!

圣堂爹:见了为师还不跪下。

小流光(……):切

小流光:这么久不见,你就不能说句好的么。

圣堂爹:你在作死知不知道。

圣堂爹:滚。

虚哥表示捶地笑表情已不够用。

于是小流光就立刻跑去进组打三三去了,打完发现虚哥还没下线,小流光想想还是去道了个谢,之后

虚哥:猪头肉你还没下啊。

小流光(……):总之谢谢你了。

虚哥:不用谢,这样我还挺开心的。

小流光(陷入了思考同时表达了愤慨):泥煤,泥煤泥煤

小流光:跟师傅一个德行。

小流光:欺负我就这么有意思么?!!!

虚哥:是的,猪头肉。

虚哥:我下了猪头肉,你自己玩吧。
























我暂时,不想跟他说话。

 
评论
热度(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