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考试

© 朕田各萌 | Powered by LOFTER

【天諭同人】大家好這我媳婦、八(光刃X流光)

小流光在野外被光刃粑粑殺,戰場被光刃粑粑殺,玉木峰被光刃粑粑殺,领地战被光刃粑粑杀,FB被光刃粑粑(坑)殺,殺得小流光都傷心了……

So

錘錘這個光刃集中體現了作者對和諧遊戲生活的嚮往,表達了作者對和平的熱愛,也讚頌了錘錘這種真(tu)善(sha)美(chun)的聚合體。

對了,尼瑪小流光要和蠢會長分手(눈_눈)

———————————————————————————

“你好点了不?” 雷大錘把喝空的茶碗放回桌子,看向靠著床柱子又不講話的柳旵。柳旵從會議結束到現在都焉巴著,這都天全黑了一口飯沒吃一滴水沒喝,就是他再牛逼雷大錘也要擔心了。

柳旵只是腳後跟有一下沒一下磕地板上,頭髮遮住臉看不清表情。磕嗒磕嗒地整得雷大錘更緊張了,他往柳旵走過去,手伸向柳旵時還是有點遲疑,不過到底還是把柳旵圈了起來。柳旵也沒有抵抗,最後抱緊了腦袋還在雷大錘胸口蹭了幾下。

——好可愛!!!

雷大錘真是要被萌出內傷了。

不過媳婦心情更重要,他摸了幾把柳旵滑軟軟的頭髮,問:“到底怎麼了。”然而柳旵更不得劲,讀出雷大錘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难受什么只是瞎操心,真是一點話都不想說了。

今天下午其實有這麽一出,敵不過眾意的雷灣最後咬牙切齒擠出一句:“哼,這麽齊心,只怕你們都被這流光的妖法迷了去!”隨後氣吼吼跑出大殿。雷師傅只是搖了搖頭,與掌門到大殿後頭去,其他人該打奶打奶該吃飯吃飯很自覺地散了。

只有柳旵很不是滋味。

流光一向神秘,受误解不是一两天,柳旵在魂界已有耳闻。此次是他首次上人界出差,先前那位少年仅仅针对他的恶意其实不过皮肉之苦,但一开始攻击容他育他的门派,便是切心之痛,虽然那不过是少年一句气话,然听者有心啊。

一时间烦心过头的柳旵都未察觉自己在雷大锤看来就是一个秀色可餐的小兔子,当雷大锤爪子摸上他脸时才回过神来。问话还没出口便被锤锤对口亲了下去。

雷大锤也只是亲亲擦一下偷个香,很快就分开。柳旵骨碌眼睛,看他转过头捂住脸耳根红得没谁了。那种在大殿汩汩而出的情绪又一次出现,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嗯,好像感觉不错。

刚才那点郁闷一下不知道飞哪去了,柳旵戳戳雷大锤肩膀,见雷大锤还是不理他就直接站起来走到他面前。雷大锤快要两米的海拔,即使弓着腰,还是弄得一米七柳旵要仰视他。柳旵晓得雷大锤并不是不高兴,却不能理解为什么他还是捂着脸不敢看自己。候了一会,柳旵直接扒开雷大锤捂着脸的手,踮着脚照刚才那样对他亲了下去。

柳旵还是很喜欢大自然的,更何况他住的地方四季如春,生灵都非常和谐安详,身为流光他都能一一感受。最喜欢莫过于小花苞们努力开放成功之后那种雀跃,而现在竟然在雷大锤灵魂那读到非常类似的感觉。

这是柳旵当时对雷大锤情绪的评价。

炸开那点爱恋和小心思把柳旵甜得不要不要的,他跟吃不够甜品一样换个角度继续亲,还舔了一下雷大锤的嘴唇。被吓得一愣一愣的雷大锤一点都没反应过来,弄到最后柳旵有点小脾气地咬了咬他下嘴唇才惊得张开嘴巴,柳旵就把舌头伸了进去。

满树的花儿都要开啦!

雷大锤嘴巴里就是刚才喝过的大叶茶味,搅和了几下雷大锤还是没个什么反应,柳旵脚也踮累了,就很没劲地分开俩人,看雷大锤一脸痴傻,忍不住伸手往两边捏开他的脸蛋,一脸被冷落的不爽→(눈_눈)

—以上文字编辑于几日之前,与下文画风可能不一致—

那双蹂躏雷大锤脸蛋的手冷不丁就被握住了。

手的主人受到惊吓第一反应想挣脱却被握得更紧,握着他的两只手掌心都是汗,那个人说出的话都是颤的。

他说,柳旵,跟我过吧,虽然我很蠢但是一定会努力对你好的。柳旵,你不高兴我确实不知道原因,可是你不高兴我也不高兴,你以后说啊什么我一定帮你出头。柳旵你知道么我好高兴,都没有想到真的有人不嫌我喜欢我了。

有什么东西滴到柳旵惊讶的脸上,又温又热。这个东西柳旵没有产生过,不过他的老板娘开培训课时告诉众流光,这种液体不是人类感情到达极致是无法出现的,虽然这玩意也很咸不过不是汗。

他记得,老板娘说这玩意是眼泪。

真是神奇的东西,柳旵几乎要被眼前这个因喜悦而颤抖的灵魂而感动。不过这个灵魂的主人可读不到他的心思,于是他只好开口告诉他,好。

刚说完就被那一脸鼻涕眼泪的家伙糊上来使劲亲了亲,弄得柳旵也一脸水,轻微洁癖的柳旵同志还没来得及表达嫌弃就被他刚完成承诺的爱人紧紧抱住转了个圈,然后被搂着到窗户前边,雷大锤一掀帘子嚎一句。

“——老子有媳妇儿了!!!!”



















妈蛋死大锤你特么还让人睡不!剑冢一众失眠单身狗决定,今夜先磨刀霍霍明日再向那蠢逼算老鼻子账!

 
评论(1)
热度(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