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考试

© 朕田各萌 | Powered by LOFTER

【天谕同人】大家好这我媳妇、五

智商担当上线了!!!

这章也可以叫做:论物种差异对沟通的影响。

————————————————————————————

柳旵不说话,雷大锤甩甩他手,柳旵还是不说话,雷大锤就继续趴在桌上看着他。

有一种感情细细密密涌上来,这种情绪柳旵在别的生灵那里读到过,最近一次,是从一条蜷缩在主人身边的大黄狗那里,知晓这种带着期待的寂寞。

这太不适合雷大锤了,柳旵心底遗憾,从两人相接的手心给他带去鼓励的术法,惊讶地发现这不起作用。

当然柳旵虽然心有波动,明面是从来不显。这种情况他确实没有应对过,所以作为一名优秀的流光他要找出问题的根源。

“你为何不高兴。”柳旵直接问道。

“啊?!”很明显雷大锤被柳旵这句吓到了,他挠挠头发,“啊有吗,没有吧。”

起作用了。

刚才那一瞬间雷大锤有一个很尖锐的情绪波动,虽然不算好情绪,也比他失落的好。可下一步柳旵就不知道怎么办了,他还没有和一个人类相处过这么久,说过这么多话。倒是雷大锤抢在他之前开口。

“你,你才是,没有不高兴吧?”

嗯?他表现得很不高兴么?

人类是怎么表达喜悦的?都跟雷大锤一样么?

流光之间的交流并不复杂,虽然他们看起来相当阴郁,但是都有直接看穿他人灵魂的天赋,很多时候一堆流光聚在一起外人看来是鸦雀无声,其实内心的声音跟没有班主任的教室一个样。这也是为啥流光们不爱跟老板娘(魂界女王)开会的原因,一点走神一点嘀咕都能被波士读得一清二楚,所以只能逼自己强行集中注意力听领导叨逼叨。

交流不一定要有言语,这是柳旵的习惯,到了人类这里,似乎行不通了。

于是他缓缓开口,“并没有。”

雷大锤还是不放心,这个情绪越来越清晰,柳旵有点着急了,在雷大锤手心里的手不自觉地回握他的。

然后雷大锤竟然开始有点惊喜了。

……人类真麻烦,被连累得自己心情都有起伏的柳旵这样想着,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根源就是自己的沉默,也没有考虑要与雷大锤解释沉默的原因。

“那你刚才干嘛不讲话啊?”雷大锤看着柳旵眼睛,“是不是同门都太吵了?我跟你说,我们虽然总被别人嫌弃蠢但是心地都不错的!你看刚才那个说你肩膀有鸟毛的小子,他就有次不吃饭省了一顿肉喂后山捡来的一条伤狗,后来那条狗可亲他了,还有……”

面对雷大锤的喋喋不休柳旵有点无所适从。

他已经习惯沉默,习惯同门之间的心有灵犀,习惯淡漠看人生百态。

这是不高兴?

要不还是解释一下好了。

柳旵:“我并没有不高兴。”

雷大锤内心OS:真的(。•ˇ‸ˇ•。)?

柳旵:“嗯。”

雷大锤内心OS:那你为啥不说话(。•ˇ‸ˇ•。)?

柳旵:“习惯。”

雷大锤内心OS:啊那就好(≧▽≦)。

柳旵:“不过方才确实事出有因。”

雷大锤内心OS:神马?!出什么事了?!Σ(゚д゚lll)

柳旵:“……”说话好累,不想说话,“方才门外有人。”

雷大锤一拍桌子站起来:“我擦nei个臭小子?!”

把声音与内心情绪一起接收让柳旵有点头疼,不过还是好好回答了雷大锤。

“你的……师弟。”

“嗯?”雷大锤愣了,“他……”来了怎么不进来?!

虽然雷大锤话不说柳旵也懂他意思,可是柳旵要说。然而柳旵还没说,门外就有了动静。

是那个师弟,柳旵心下结论。

果不其然,门外走进一个眉眼带着寒意的少年,步伐利落不迟疑。在旁人看来只是少年高傲,换柳旵却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少年的不友好。柳旵心道莫名其妙,不自觉望向雷大锤,此时变回傻大个的他心中满是怒火。

不好,柳旵直接握上雷大锤手腕,努力施展镇静的法术,眼睛一直盯着雷大锤,直到雷大锤与他对视。

放心,我有分寸。雷大锤心里道。

那便好。

不论如何,也不应该坏了和气,这是柳旵身为流光的职业脾气。

只是在柳旵与雷大锤无声的互动之后,那股自少年传来的不友好越来越尖锐,丝丝如针扎向柳旵,让他不禁蹙起眉头。

都言恶语伤人六月寒,对于流光而言,他人的负面情绪也会使自身痛苦,而这,常人却无法感同身受。

——这位少年与他素未平生何来如此大的恶意,待我细细读一下他的心,也好化解他的执念。

……会这么干就不是柳旵了,这少年就是把他恨飞天也不管他事啊。

于是他选择无视,而雷大锤保持着怒视,少年继续沉默对视。

真安静,要不是针扎得有点疼,柳旵几乎可以称之为舒适,不过,柳旵捏捏雷大锤手心,又有新客人要来了。

“臭小子怎么叫你做点事都那么磨叽呢?!”

门外突然跑来一个光刃同门,朝少年的背后吼着,一进门就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干啥栋在这,话呢?带到了?!”

“啊你放手!”少年挣扎着想摆脱同门,无奈人小力小只得做罢,“关我啥事!你自己看看他在干啥子!”

“哈?”言罢那个同门往里瞅了瞅,看见雷大锤柳旵俩人贴那么近还握着手,登时【(๑˙ー˙๑)】这样婶了,结结巴巴半天才说,“那个……大锤,你师傅和掌门找你有事,就,就是叫你带那个流光过去。”

“啊对哦!”雷大锤一拍脑袋,“我都忘了这茬了,走吧柳旵,带你见见我师傅!欸我师傅人呢?”

“在大殿那呢,大家伙都差不多齐了。”同门似乎还在消化刚才那一幕,“你赶紧的吧!”他悄悄看了看了眼柳旵,发现柳旵也在看他登时吓得呛气嗓,“咳咳咳……咳,额,在下千光剑冢雷步刓。 ”

柳旵点头示意:“在下,碎光谷地,柳旵。”

“嗯?”雷步刓愣了一下,看柳旵一脸淡漠莫不是不知道这名字的戏谑意味?啊咧刚才没有仔细看,这人长得真好看耶,眼睫毛好长。

雷大锤看雷步刓眼珠子都要瞅出来了,赶紧对他俩眼就一巴掌,“看啥子呢?走了!”

“嗷疼死了,大锤你做啥?!”

俩大个就拉拉扯扯走了,剩一个柳旵还坐在桌前,少年依然站在门口。

这样看来倒有几分柳旵会客的味道,一想到这,少年便更是变本加厉的不友好,而柳旵也确实接收到了,他淡定开口:“你不跟过去么?”

“不急,不过是大殿,几下轻功的事。”少年眼里满是恶意,开口却面带微笑,“倒是阁下不赶紧跟着,怕是在我们剑冢是要迷路呀,呵呵。”他盯着柳旵,“方才小生师兄让您见笑了,请随我去大殿吧。”

“不必劳烦,在下自行前往便可。”柳旵不假思索回答,同时回看少年,“小兄弟有事直说无妨。”

“你!”少年瞬间像只被踩到尾巴的猫儿,獠牙尽露,然片刻便回复原状,依然满面微笑,“都道流光可看破生灵的灵魂,今日一见也不过装神弄鬼之事,敢问阁下可知小生此刻心中所想为何?”

“……”

柳旵觉得,人类真麻烦。

有话直接说不就好了,还要拐弯抹角的,他确实是一个路痴,要是赶紧出去也能跟上雷大锤。这小家伙屁都不懂还在这阻他半天,什么小情绪都让他读完了。

这是嫉妒啊。

还有……领地被侵犯的不甘?

不过这些情绪缘于何物倒是暂时未可知,就把眼下知道的告诉他算了。

“不过是嫉妒与不甘而已。”柳旵站起身来,比少年高了一个脑袋多让他可以略微俯视他的头顶,“小兄弟可否满意让在下离开?”

少年脸上的笑僵了。而之前柳旵读出来的情绪除开越来越强烈的不甘,愤怒也随之而来。

真麻烦(눈_눈)柳旵开始挪动步子,“那在下先走了。”

不过好疼啊。柳旵经过少年身边时痛楚更加强烈。小小年纪这么多执念会长不高的,也不看看雷大锤心态多好,话说他人呢。













在柳旵看不见的身后,少年紧握双拳,指甲掐得几近出血。
























 
评论(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