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谕同人】大家好这我媳妇、二(光刃X流光)

光刃粑粑二得让人有点伤心……

同好提供的副西皮 光刃X玉虚出现啦

————————————————————————————

雷大锤在思考……

如果这么说那他的同门会被吓到的,所以。

雷大锤在发呆……

是回自己的客栈房间穿上衣服再发呆。

他大概是上楼时睡错了房间才会有刚才那一出,这个很简单可以理解,不过他摸摸脑袋,真的不疼了,刚才那一下宿醉跟没有似的,感冒也好了,连被妹子甩的郁卒都烟消云散。

思维跳来跳去的他想到刚才那个怪人,虽然说起来玄乎,不过确实是与他接触之后这些破事儿才算完。本来那人就奇怪,施了什么法术帮他也不出奇。

而且再怎么说自己进错房间有错在先所以一定要去道个歉嘛!

雷大锤呼啦一把乱毛,带着自己刚才的破理论又去闯人家门了,就那样直接推门进都不带敲的。

然后就穿过一扇黑墙,走路变慢了还掉血。

……神马?(๑˙ー˙๑)

一抬头那个怪人正缩在被子里耷拉眼皮看着他,一脸【(눈_눈)】。可惜雷大锤那个情商为负只以为人家被冷着了还特殷勤的说嗨你好吗。

可怜的锤锤在接下来收到了一个炸开的高尔夫球五个珠子和很多只黑蝴蝶,再加最后一爪子,锤锤彻底躺在了客栈地板上。

锤锤表示很委屈,有点想哭。

刚想完他就被吸血了。

雷大锤,卒。

————————————————————————————

“然后我爸就被你打死了啊?”

“换你打么?”

“往死里打。”

就起床气这一点,流光们立场是很一致的。

发鬓已黑白参半的柳旵同志点点头继续道,“不过,他要是被打死就没你了。而且严格来讲,他也不是你爸。”

“老爹你逗我呢,我都已经接受自己没妈了那他不是我爸我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说话的少年有着与雷大锤一样的白发赤瞳,周身却飘着和柳旵别无二致的黑气,现在正一脸急切地等他老爹坦白他的身世。

柳旵看起来像是在梳理前因后果,正欲开口时脑袋顶上突然传来那个红衣少年的声音。

“——栗!——米栗!!”

“——米栗你快醒醒!!”

被点名的少年立刻紧张起来,惊觉自己忘记了时间,只好回头瞪了自家老爹一眼,“下次见面一定要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啊!”说罢开始化作缕缕黑烟消散。

柳旵目送自己的宝贝疙瘩彻底离开,旋即转头看向显出身形的凌星落。那白衣道士一开腔便是讽:“那就是你的怪胎儿子?还挺人模狗样的。”

话音刚落便被柳旵禁了言定了身,连周身空气都冷了不少。

“凌星落,我允许你延迟转生等他。”柳旵尖尖的手甲扫过道士的鼻梁,最后点在他苍白的唇上,“不过前提,就是管住你的嘴。”

此时的人界。

“米栗你吓死我惹!!!”

“嗯我知道,先松手小爷我透不过气了。”

…………

喂你越来越大力是什么意思,欸好疼啊善待伤员啊你。

紧紧匡着米栗的小洛半天没说话,过了很久开口竟然是哭腔。

“不要再这样了。”

“我求你了。”

“我只剩下你了。”

海潮一般的思念简直要把米栗淹没,他挣扎着伸出手摸摸小洛一头乱毛。

“好。”

————————————————————————————

“所以你听明白我说的了么。”

“明白明白!小的明白!”刚被揍趴又被随便治好的雷大锤对眼前这位牛逼哄哄的怪人真是有上限没下限,要多狗腿有多狗腿。

直到最后一件衣服也妥帖的穿在身上,柳旵垂眸看着自己手甲反射的暗光,乌漆漆的头发被从窗子缝溜出来的冷风有一下没一下地吹开。雷大锤跪在柳旵跟前,被这气质翩然的流光美呆了。

柳旵移步到桌前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了一口突然顿住,道:“好。”

“哈?好、好什么?”雷大锤哈喇子都快流地上了,被柳旵没头没脑的一句惊得立刻回神。

“我与你一同回千光剑冢。”说罢,柳旵竟然开始收拾物什,看起来丝毫不是玩笑。

“真的啊!好啊!”雷大锤乐得都忘了理解前因后果了,“我这就去收拾东西,待会儿咱一块走啊!”

















这便是一切的开头了。











 
评论
热度(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