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谕同人】大家好这我媳妇、一(光刃X流光)

这是讲《关于那些要说的事》里主角的粑粑与老爹的故事,男男生子什么的真的有。

(光刃)粑粑性格口音都是东北大汉,(流光)老爹极具南方小男人特色。

跟天谕主线没有关系啦(๑•̀ㅂ•́)و✧同好家帅气的炎天妹子客串有哦

————————————————————————————

一晃眼我也度过小半三十年。

站在铜镜前边,不错,裤子是刚洗的,摸摸头毛,不错乱帅乱帅的,再看看自己,不错,胸大腿长八块腹肌,再看看德行,不错浓眉大眼很精神,最后看看牙齿白不白……

嗯挺白的!

“师兄你在做啥子?”

脆生生的少年音冷不丁响起,把镜子前龇牙咧嘴臭美的大个吓得直接转身啪叽靠镜子上,一身装备叮叮当当加蛮力硬把镜子压得坑坑洼洼。

“卧槽臭小子进来先敲门懂不?!”马个叉子吓死劳资了!!

(눈_눈)卧槽你还一脸鄙夷?知不知道今天你师兄大日子啊?!卧槽不鄙夷也不要嘲讽笑啊!你一笑准没好事!

师傅怎么就收了你这孽徒?!师门不幸啊!!

“又咋了?待会我有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大个子按下几缕飞起来的毛,努力摆出年长者的姿态看着眼前的小少年。

“没啊,顺道看看你,因为指不定以后都见不到了。”小少年倚着门框,眼神却不在大个身上,“就是突然有点舍不得了。”

要是熟识少年的家伙看到他这鸟样肯定寒毛都立起来琢磨着这小崽子又在肚子里倒腾什么坏水,但这些家伙不包括这位傻大个,他这会儿就差眼泪汪汪抱着像太阳打西边出来一样可爱起来的师弟一诉衷肠了。

“没事的小子,这事要成了我也不会走。”他上前拍拍师弟肩膀,“等着师兄带个漂亮大姑娘回来疼你哈。”

少年看向别处的眼神终于飘了一眼给屋里的大个,那真是……深深的怜悯。

大个还当师弟舍不得自己,就差给他一熊抱了,少年看出他的想法一把将人推开,“你赶紧的吧,要到时辰了。”

哎哟这娃子害羞了!

大个对师弟咧嘴笑出一口大白牙,“行,师兄走了啊!”

嗯,在各种意义上,“走好。”

———————————————————————————

等走到地方了大个在门口做了一个深呼吸,在此默念师傅告诉自己的话:在姑娘面前就是要装逼,没B都要创造B去装,不管你肚子里有啥花花肠子都一定要摆出一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虽然听不懂不过好有道理的样子,不过为啥我到现在都没有师娘呢。

算了这不是重点,雷大锤你今天可是带着整个门派的期盼来到这的,今天这事不成也得成!

可是我萌的雷大锤同志在走到客栈指定包厢紧闭的门前时就怂了,他在心里再一次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发现这根本没什么卵用,脚丫跟钉地板似的就是不往前开一步。

——!!

突然!他眼神微变,整个人从一个腼腆的大个子变成一头蓄势待发的狼。

来不及了!今天他没带大剑承不住这一击的!!

他努力往一旁闪避,等待那一记打击。结果凛冽的气势堪堪擦过他的腰侧带来一股热浪,他依然全身紧绷,回头一看却差点吓尿。那扇门的门锁被打没了,木制的门被烧出一个圈,边缘已经烧焦,闻起来一股子硝石味。

卧槽姑娘你别出事啊,歹人你有事冲我来别伤了人家姑娘啊!!!他立刻放下刚才所有矜持一脚踹开那雕花木门,一脸狰狞。

“姑娘你没事儿吧?!!”

“姑奶奶能有什么事?”一个红装丽人双腿交叠翘在正对大门的八仙桌上,轻松地吹了吹枪口的散烟,“是你丫咋娘们唧唧半天不进来老娘等烦了。”

雷大锤一滴冷汗就这么默默的滑了下来,早听闻西北炎天姑娘泼辣直爽,今日一见真吓屎老子了。

“我叫炎樱。”

“在下千光剑冢雷大锤。”

“哇这名字好蠢啊。”

“额……”

“算了今天见了也见了,本姑娘还有事,就此告辞了。”红衣姑娘一拢头发捥了个头花,“你就回去说,咱俩不对付就行了,反正这事赖不到你。”

神马……

雷大锤急了,他今天明里是来相亲解决终身大事,暗里其实就是光刃与炎天的互相试探,组织希望通过(傻不拉几的)雷大锤给炎天那边建立一个良好的印象,为以后两门派合作打下健康绿色的基础,等他跟姑娘事成了还有俩门派友好联姻的美名。未曾想才刚报完名字自己就被姑娘甩了。

他心好累,他有点想哭。

炎樱看雷大锤泫然若泣的模样眉头皱了一下,用手指弹了个小弹子去他脑门那,看雷大锤一脸吃痛却不敢看她更是无语了。

“我俩这事儿不可能,本姑娘这辈子不想嫁人,就想一辈子捯饬机器。你懂?”

雷大锤一脸“窝不懂,窝不想懂。”

炎樱压下暗火:“不就是被姑娘拒绝了至于么,你人生追求就这么点啊?我跟你说,咱炎天确实需要近战来合作,但咱们有的是时间,你们光刃的计划我们炎天帝院有认真考虑的但不是现在。”

雷大锤依然沉浸在被甩的痛苦中不能自拔,他还以为今天他就能从一匹优秀的独狼升级为恩爱狼,连以后生几个大胖小子都想好了,一半跟娘学木仓一半跟他学大剑,到时候孩子长大成家他就会有一堆小孙孙,多么人生赢家的未来蓝图啊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没有媳妇妇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炎樱表示她受不了了,她要走,现在就走,所以雷大锤强忍悲伤抬起头想做声泪俱下的告别演讲时姑娘已经不见了,窗子大开外边冷风哗哗地吹进来。

……卧槽……冷得劳资都不敢哭了。

————————————————————————————

因为怕回去看到师兄弟和师傅傅失望的脸,所以当晚雷大锤就在客栈赖下了,顺便干掉了掌柜的几坛好酒,掌柜的表示他很委屈,看着一个牛高马大的剑客一脸凶恶的跟他买酒他立刻祭出了地窖里的镇店之宝,银两都忘了收。

大半夜的时候雷大锤头昏脑胀的起夜,摸黑叮呤哐啷踢开一堆空酒坛子,去楼下上茅厕。在回来的时候被冻得一抽一抽的赶紧钻进了被子。

发抖发抖发抖……

发抖发抖发抖……

发抖发抖发抖……

发抖发……诶不对啊,咋被子就是睡不暖和呢?

不管了困死了先睡了。

————————————天亮啦————————————

“阿嚏——!!”

发抖发抖发抖……

发抖发抖发抖……

发抖发抖发抖……

卧槽到底是咋了劳资竟然冻感冒了???

卧槽好冷啊!

“阿——嚏——!!!”

彻底被自己喷嚏打醒的宿醉雷大锤头更疼了,下意识就去寻被子。大手掌摸来摸去摸不到只好睁开眼睛找,却发现被子在靠墙那里团成一团,他也没好奇为毛被子会自行成坨一把就扯了过来。

结果扯出一个人压身上。

长长的黑发散在被子里,遮住了整个脑袋。

“啊——!妖孽吃俺一剑!!!”可是雷大锤一摸床边,没有剑。

没……有……

“…… ……”

对不起,师傅,我还没来得及给您尽孝,对不起,千光剑冢,我没有给你带回合作的好消息,对不起兄弟们,没有给你们带回漂亮的大嫂,我死了之后记得葬在后山温泉那,绝对不是因为那里冬天老有姑娘去泡,逢年过节捎几坛老酒给我就好呜呜呜呜呜……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个人安安静静的趴在雷大锤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两人接触的地方传到他这里,大锤雷打一样的心跳渐渐平静下来,头也没那么疼了。

然后那个人就很心安理得地躺他身上了。

神马?

哥们你起开行不?哥们你谁啊?哥们你这算不算非法入侵啊?嘿哥们别睡啊,哥们你说话。

那个人终于是撑起上半身,一双灰色的眸子直直盯着他的。吓得雷大锤大气都不敢出,他感觉这人看的不是他的眼睛,是透过眼睛更深层的东西。在这个怪人面前他毫无保留,更无处可逃。

“你好吵。”怪人淡漠的语气让雷大锤感觉更冷了,“你,好吵。”他重复一次。

哪里有吵??!大兄弟,本人从头至尾没说一句话啊,有话都憋成屁了啊,兄弟说话摸良心啊!

雷大锤想得越激烈,那个人眼神就越冷,他支起身用被子包住自己,说:“你出去。”

比起讨论,这句话更像是结论,等回过神来他已经光着腚站走廊上了。





















神马…………(๑˙ー˙๑)













 
评论
热度(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