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考试

© 朕田各萌 | Powered by LOFTER

你都老了(上)——《小家伙》番外

没头没尾,半夜吃了玻璃渣来治治自己,解救一下男神,白天朕真真是厌死你又爱死你了。

王鉞就是小家伙呀,一米六几的个子一张小白脸,心却强得不像话,认定了就死不改了。

就像不管过去未来都喜欢着白天,就像牢牢背着白天把他哥做了,就像山长水远找到白天最后牵着白天的手,把他交到他媳妇儿手里。

自此再也江湖不见。

—————————————————————————————

墨家二儿子看见那人时,他背着手,带着云暮遮仰着头,脸上表情说不清是不是在笑。顺着他的方向,最近一直在忙碌的墨家二儿子才发觉路边师祖手植的梧桐开了,纷纷扬扬,那人便笼罩在花幕里像是感受到了视线,将头转向他。穿过落英缤纷墨家二儿子可算是看明了,他在笑,却不知怎的比哭还难看。

再一眨眼,人竟不见了。

其实若是寻常人等墨羽词才舍不得挤出时间去瞅他,最近刚成入室弟子的他几乎是全副心血在上面,走路都是跑的。只是那人,不仅古怪……他动了动喉结。

太漂亮了,世上真有如此让人不能自已的佳人。他想着,步子又开始迈开,寻十九师叔要草药去了。

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王鉞拍拍漫身花瓣满鼻子都梧桐的香,许是刚才沾上身的余味罢,王鉞不在意,对于他将要去的地方,将要去做的事,这实在太不值得在意了。

迎面的气流变得不那么凉,却不带一丝人气,他知道他该是到了。

估摸了门槛在哪,他抬脚走了进去。

空无一人。

至少表面上是。

他驻立片刻,摸索到了桌子,再到椅子,竟是歇了下来。

他需要点时间,整理很多东西。

这地方真冷,冷得跟死了一样。梧桐味不知什么时候散了,他也终于闻见那各异的药草味,治病的带毒的都种一块,后者是杀人不眨眼。倒真有那些人风格,他扯扯嘴角。

起身,他开始用手敲起了墙,老泥墙扣扣扣,打得他中指节生疼,转完了一面墙,“空——”回起不同的声音,他终于是找到了。再敲,确定着范围,还挺大,他觉得是在敲棺材了,一座够大的,活棺材。

几十年的寻找即将到达终点,小家伙却没有半分欣喜,心里苦极带得嘴都开始泛恶水。

等准备完了掌心贴着那“棺材盖”,内力一凝,墙便以掌为中心平静却迅速哗啦啦碎一地。

他感觉到了视线,平静如湖的心底翻起涟漪。

许久前,久到院子里大树还是棵苗,他初碰见这凉薄视线,如今竟是物非人亦非。干涸许久的眼洞好像终于有东西涌动起来,不过戴着云暮遮,嘴角又是扯着,眼前人应该看不出来,这便好了。

一步一步,那视线还是这么平静,而王鉞已走到人的跟前,人坐着,王鉞抚上人的脸,语气到底是出卖了他,带点压抑的鼻音,好一会吁出一气。

“……你都老了……”

手心里的脸终于是愣怔一瞬,却又迅速归于死寂,好像除了温度和呼吸,王鉞再也找不到眼前人活着的依据。

他细细摩挲额头的,眼角的,唇边的细纹,真的能抚平似的,一只手不够换上两只手。

涌动的东西流了出来,云暮遮装住了它,漏出了心情。强自平复好一会,他才忍着没抱紧眼前人。

走吧,他说。

那人没有丝毫动静。

我不会对你怎样的,你出来了,想怎样便怎样罢。他笑着哄,心里刀割一般。

白天终于凉冰冰开口了,满是苍老麻木,“我的脚”他说,“他用铁链束了我在这,替我解了。”

王鉞笑,“好。”

他真是老了,太老了,脸上的褶子其实没那么夸张,万花的人怎么也知道保养,只是心,干瘪空塌,他知此更是任其如此,由是整个人失了灵气,再也不是之前的他了,王鉞轻易卸了那俩链子,将人背在身上,轻飘飘的。

他说,放我下来。

王鉞嬉皮笑脸,哎呀你身子骨早不年轻了,省点体力好逃命啊。

那我也不要你这老瞎子带,回头折了你还好,我可经不起折腾。

好嘞,抓紧了!

说罢就要开始跑,白天一急真就扭紧王鉞肩头衣衫,等到了门口,一人影长身玉立,白天眼里好容易亮起的光又熄了。

那是他亲哥哥,白椴,好整以暇看着他俩一副轻松如要出门踏青的模样。

不过王鉞看不见,看不见他跟白天一样的脸,看不见他脸上在白天看来无比恶心的笑,看不见。

“啧啧,你哥?
“……”
“亲哥?”
“……”
“这感觉跟你也太不一样了。”
“……”
“你抓稳没有?再抓稳点。”

在肩上的手拧紧成拳。
“嗯。”

脚尖一点,轻功就甩了出去,一瞬便不见那面貌与自己相同的家伙了。

风飒飒打在脸上,吹鼓白天单薄的衣襟,已经灰白的长发飞扬,白天眼眯着瞅前方,很久了,在那死静的牢笼里,已经很久没体验这种感觉了。

“那啥啊,”顺着风,话在耳边格外清晰,“我要把那家伙给办了你怪我不?”

他看着碧天,回答也很清晰,“不怪”

“好嘞!”王鉞愉悦带着癫狂,抽出短棒机关一动迅速伸长成棍,回身承下一击,兵器交接声于耳边炸开,白天却紧紧听着那句,“抓稳了!!”

嗯,抓稳了,不放手了。

背着个比自己高大的人甩轻功已是不易,还要与一强手过招,但白天不担心了,虽然眼盲性格散,但王鉞从来说到做到。

走吧,走吧,我带你走吧。

他一定会带自己走,一定的。

 
评论
热度(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