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伙


理狗终于想到一个好像有点文化又顺口的名字了……


————————————————————————


“……你就是严小峰啊。”


小画家斜下过脑袋不在意他轻佻的语气,笑:“是啊~”


“哦……”只见那人打量得越发仔细起来“嗯……原来还,挺好看的。”


严小峰不禁失笑,看着眼前的小个子没个安分,扎的低马尾在他鼻子跟前划拉来划拉去,鬼使神差就抬起手一把扯下束着马尾的黑橡胶圈,一时间青丝在下跳时像羽翼一样呼啦展开。


王鉞怔了,乱披散着头发也不恼,一双大眼静静瞅着他。严小峰只觉得要被那俩黑布隆冬的眼仁吸进去,拉下自己的红头绳开始给他挽起半头马尾。


这红头绳真是根绳,是小家伙一辈子都学不会用来扎头发的东西,他乖乖地等严小峰在他头上折腾完,完了摸了摸自己的小辫子。


还是个蝴蝶结。


抬头严小峰已经给自己盘好了发,黑色的橡皮筋藏在发团团了是再也不好分辨了。


“你长得好看,头绳不该这么单调的。”严小峰随意抓起一绺碎发至耳后。


他看着严小峰,好像能看出花来。


“……严小峰……”

“怎么?”

“是不是学画画的都跟你一样啊。”

“咋了。”

“稀奇古怪的。”

“……”


说完他却笑了。

“不过你说我长得好看,我好高兴。”


“……那自是好。”


说罢俩人继续前行,只是气氛开始无比和谐,王鉞也不蹦哒好好走了,跟严小峰有一句没一句搭着话。李敏出来迎自家老攻时,看到的就是一番gay蜜好好的画面。


彼时俩新交如故知天南地北扯到画具,这未经专业培训小家伙对绘画的独到见解让研究生严小峰同志对他更感兴趣了。甚至说到一款两人都甚是心水却停产的颜料,严小峰还主动提出送小家伙几盒珍藏,竟然又惊又乐得他见眉不见眼直直摆手应着不用不用。


反正李敏没什么文化听不懂,只是一眼瞧见那头红绳,嗯,还打的蝴蝶结,那手法,严小峰没跑了。

头绳是严小峰用李敏旧红衬衫做的,他跟他人手一条,每次大事(比方画室里有老鼠)严小峰都会系了这绳再上。


而今捆在这底子他还不太明溜的小个子脑袋上。


李敏眯眯眼,便拉了严小峰过来揽上腰,对小家伙说:“咋了?”


小家伙还是睁着大眼,背直直的:“路过呀。”


说罢向严小峰笑着挥挥手又跃着转身离开了,红绳像只小蝴蝶呼啦啦飞起。


——

李敏承认,这小家伙扎着还挺好看的。


———————————————————————


感谢原著王武太太和文字来源佛心蛊太太


这坑,考完记得就填吧……


 
评论
热度(4)
 
回到顶部